◎逃离鞋业的同质化竞争,星期六算得上有勇气,踩上直播电商的“风口”,星期六也堪称及时。不过,当正式与鞋类销售相关业务及资产挥别时,当年从佛山走向全国时的筚路蓝缕,不知给踏上新征程的星期六可留下了足够的底气和智慧?

4月10日,星期六子公司遥望网络公开了虚拟数字人“孔襄”的身份信息及其后续发展计划。据悉,“孔襄”作为遥望网络推出的首位虚拟数字人,出道即搭档贾乃亮出演短剧。4月9日一天内官宣成为适乐肤、薇姿、NYX等三个美妆品牌首个虚拟人品牌挚友。

遥望网络表示,其进一步确立了数字化科技公司升级的新路径。遥望网络董事长谢如栋表示,直播电商已经在加速告别野蛮生长状态,步入规范化、可持续发展的正轨。

“我们作为一家数字化科技企业,将在合规发展的前提下,进一步实现与AI、IoT等前沿技术的创新式结合。”谢如栋说。

不过,在官宣“数字化科技企业”这一新定位之前,遥望网络更广为人知的身份是一家MCN机构。

公开资料显示,杭州遥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11月,2018年,星期六开始发布相关公告计划收购遥望网络,通过将遥望网络纳入怀中,星期六从一家传统鞋企转型为互联网营销服务企业,从而由“实”入了“虚”。

通过转型互联网营销服务企业,曾经的“女鞋第一股”星期六一度成为“网红概念股”,一时间,股价“妖气”冲天。2019年12月13日,星期六以涨停板吹响了本轮上涨的号角。2020年1月17日,星期六股价攀升至36.56元。当年上市首日,星期六的收盘价仅为12.85元。

星期六这条“网红”之路饱受外界非议,但也为这家曾经的传统鞋企带来了更高的关注度。随着与女鞋业务的进一步脱钩,近年来大张旗鼓的改弦易辙也注定了星期六的未来命运,将其与直播电商赛道的命运高度绑定。

如今,子公司遥望网络开始讲起数字化新故事。值得一提的是,目前来看,电商直播间将成为虚拟数字人商业化路径的标杆场景,虚拟数字人,真能给风云变幻的直播电商赛道带来新气象吗?

对于“今后是否会对虚拟数字人技术进行大举投入”这一问题,星期六董秘何建锋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虚拟数字人是星期六在业务上的一种拓展和尝试,很难定性是否会“大举”投入,“后续会怎么做,也要看之前做的效果如何、看技术发展的情况如何、消费者对技术及业务的接受程度如何以及市场反馈如何,进行综合考虑。”

公开资料显示,星期六创立于1993年,次年,第一家门店ST&SAT在沈阳开业。这家只有小小的二十多平方米的门店,是星期六女鞋发展之路的起点,也是中国鞋业连锁式经营之路的开端。

2009年,星期六挂牌上市,是国内第一家A股上市的女鞋企业,星期六因此也被长期冠以“女鞋第一股”之称。2009年,星期六的营收为8.80亿元,归母净利润为1.14亿元。

不过,在之后的数年间,星期六的归母净利润始终处于持续下降状态。甚至到了2017年,星期六突现巨额亏损,归母净利润为-3.52亿元。

在星期六的归母净利润一路下滑的同时,国内的传统女鞋行业也处在风雨飘摇之中。在电商的冲击之下,加上消费者口味的改变,传统零售业被迫转型升级,以线下零售门店为基础的传统女鞋行业进入低谷期。

就连行业老大,都一度举步维艰。在多年业绩下滑之后,2017年7月,“鞋王”百丽国际以531亿港元的价格完成私有化,黯然退市。百丽的退市为传统女鞋行业抹上了一丝悲壮色彩。

星期六不得不郑重思考自身的命运。《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2015年开始,星期六完成了几件“大事”,自此之后,星期六就与传统鞋企的身份越来越远。

2016年,星期六确定了“打造时尚IP生态圈”的新战略发展方向。同时,公司名称正式由“佛山星期六鞋业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星期六股份有限公司”。

2020年1月17日,星期六发布公告称,已完成对时尚锋迅83%和北京时欣80%的股权收购,由于资金未能按照计划到位,终止对剩余股份的收购。不过,这两家公司的财务报表早已并表。

星期六2019年的财报数据显示,该年星期六营业收入增加至20.92亿元,同比增长36.57%;归属净利润实现1.50亿元,同比增长1581.96%。星期六业绩的摇身一变与收购遥望网络并入合并报表范围有关。

2019年年报中,星期六首次将移动互联网业务作为除了时尚女鞋以外的主业之一,星期六表示,移动互联网业务主要通过2019年并购的遥望网络和2017年并购的时尚新媒体公司时尚锋迅、北京时欣等进行。

目前来看,星期六早已坚定转型:继两年前出售鞋履业务生产部门后,今年1月18日晚,星期六发布公告称,拟将除品牌商标之外的鞋类销售相关业务及资产打包出售,专注于品牌授权、品牌管理、供应链服务的“轻”资产运营方式。

服装行业独立评论员马岗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转型是个漫长过程,星期六在逐步切换赛道,这和企业对宏观的判断、战略选择、资本构建都有关系,“换赛道,是企业基于自身资源做的最优选择,并不是说传统鞋业就不行了。”

由“重”转“轻”的星期六,在女鞋业务上是否还有前景?对此,马岗认为,如果业绩不好转,星期六可能就没机会了。

星期六方面表示,遥望网络自2019年起布局直播电商,2019年上半年开始签约艺人带货,2019年下半年开始培养自有网红,早期通过签约明星带动主播培养。“瑜大公子”崛起后建立了完整的供应链体系;2021年公司签约多名新的明星,6月公司决定在抖音拓展,“818成为行业第一。

数据显示,2021年,遥望网络累计合作130+主播,完成3000多场直播;截至目前,已与2万多个国内外知名品牌展开合作,并为品牌完成累计6.3万+款商品推广。

在遥望网络的官网可以看到,其合作艺人包括:王祖蓝、张予曦、张柏芝、颖儿、娄艺潇、倪虹洁、沈涛、辰亦儒、贾乃亮等艺人三十余位,另有瑜大公子、李宣卓等百余位主播达人。

此外,遥望网络打造了独有的“遥望云”,加速了直播运营团队孵化。新手主播筹备期已由原来长达3个月,到现在7天即可开播。

4月10日,遥望网络还公开了近期虚拟数字人“孔襄”的身份信息及其后续发展计划。对于“孔襄”未来的定位,遥望网络表示,未来她将不仅赋能直播场景,还可能现身影视剧和综艺,创造更多趣味内容形式,“致力于成为直播电商潮流领航员和未来的遥望新星”。

此外,遥望网络还公布了所谓的直播电商新玩法“孪生主播技术”。据其介绍,该项技术通过AI深度学习,旨在让模型的表情、脸部细节定位完全达到真人表演者同步的状态,可在短视频、直播、TVC中实现主播的“复制”。

对于“孪生主播技术”的作用,遥望网络表示,孪生主播是对现有存量主播职业生涯的延续,对于新主播,防止未来的流失,且制作周期更短,制作成本低,生成一个虚拟达人只需1天,一个高质量达人只需1月。

对于遥望网络在此时推出虚拟数字人和“孪生主播技术”,互联网产业观察者张书乐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虚拟数字人是一个新的布局点,有能力的机构,无论是否触及天花板或陷入瓶颈,都会选择先占子布局,此前从广电到移动等传统媒介都在进行类似的布局,说明这也是行业大势。

值得一提的是,遥望网络还官宣了“数字化科技企业”这一新定位,多少也有了转型的意味。

张书乐表示,当前阶段,MCN机构确实有许多问题,过于依赖个别头部网红驱动,“其松散的组织架构下,抽佣为多、服务为少的不完善经纪人形态,都让这个互联网思维的经纪人生态变得缺乏成长能力,加上头部网红的红火周期不足,难免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张书乐认为,靠虚拟数字人实现转型,显然只是一个“故事”,而且很容易由于整个虚拟数字人的盈利前景并未打开,难以复制本就是极少数的初音未来、洛天依模式,而变成“事故”。

“直播电商赛道正从人气引流变成口碑为王,随着喧哗过去,全网最低价成为往事,必然回归到真正用体验和口碑来导购这一营销路数上,虚拟数字人的加入也不会改变这样的趋势,如果仅仅是作为噱头,锦上添花罢了,且成本更高,摊薄在货品上则无助于‘物廉价美’。”张书乐说。

上海财经大学电子商务所执行所长崔丽丽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直播电商正在走向规范,“虚拟数字人分为多种类型,前景主要得看企业采用的虚拟数字人是什么类型,是客服型还是人设引领型,人设引领型可能会有一点看头。”

值得一提的是,早已有许多互联网大厂进入了虚拟数字人赛道的角逐。阿里巴巴研究员、数字人技术负责人李小龙曾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独家专访时表示,虚拟数字人目前处于一个“价值验证”阶段,“在外界都很看好虚拟数字人的前景,但依然还处于大量投入的阶段。”

李小龙提到,阿里已经在淘宝直播的场景中进行虚拟数字人应用落地尝试,“当前阶段,已经有600多家商家在尝试我们的虚拟主播,每天开播的超过200家。”

李小龙认为,对于虚拟数字人而言,电商直播间是一个已经被验证可行的商业化场景。仅就电商相关的场景而言,李小龙预测,虚拟数字人可以在五年之内达到每年700亿到1000亿的市场空间。

CIC灼识咨询合伙人冯彦娇曾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元宇宙是一个场景,虚拟数字人则是其中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元宇宙这个场景的呈现经常需要虚拟数字人的参与,但虚拟人还可应用于其他场景,如企业端的智能营销、客服等。”冯彦娇说。

对于此番推出虚拟数字人相关业务是否与“元宇宙”概念有关这一问题,星期六董秘何建锋对记者说:“这就需要投资者自己去判断。”

如今星期六的股价走势已经趋于平淡,4月11日,星期六收盘价15.55元,跌8.69%。4月12日,星期六收盘价14.87元,跌4.37%。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星期六有“妖股”之称,说明此前在市场上有过非正常波动的记录。“其次,无论是虚拟数字人还是元宇宙,短期受技术和需求限制,都不会形成稳定增长的收益基础,无助于上市公司业绩表现。所以,蹭热度概念,可能在短时间的二级市场出现波动,但对于长期业务发展的帮助不大。”沈萌说。

近日,百丽的鞋服业务部门以“百丽时尚”的名义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这是自2017年7月,百丽国际在港股私有化退市之后的又一新动作。

百丽正渐渐走出困境。百丽2019财年、2020财年和2021财年前九个月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01.14亿元、217.37亿元和176.2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6.65亿元、26.16亿元和22.97亿元。

低迷的女鞋赛道或许曙光已现,然而,在业内人士看来,即便是当初星期六一直坚守女鞋赛道,也未必能打个“翻身仗”。

“每家企业的资源不同,百丽的业绩也不是苦熬出来的,是一系列调整优化的结果,数字化转型功不可没。”马岗表示,对传统鞋企而言,数字化转型的难度不可谓不大,“如果认知存在偏差,不具备数字化的素养,谈何转型?老板和团队,对数字化认知上不统一,团队数字化素养参差不齐,对数字化缺乏耐心和参与度,这些都是难点。”

4月9日,星期六发布2021年业绩快报,披露营业收入同比增长30.81%至28.14亿元,净亏损录得7.04亿元。据报告显示,因疫情影响对线下商业销售冲击较大,从而对公司鞋类库存的消化造成了极大影响,加上公司因业务转型而产生的额外费用,导致鞋履业务全年均处于经营亏损状态。

而在前一日,星期六刚刚发布2022年一季度业绩预告,预计盈利8000万元~12000万元。就增长原因,星期六表示,鞋履业务的亏损已大幅收窄,相关直播电商实现GMV同比增长约60%,公司互联网营销业务的利润规模得以实现较大增长。

截至目前,星期六的转型已经板上钉钉。星期六在一份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中表示,2015年开始,公司注重由重资产向轻资产运营模式转型,出售子公司不再保留生产职能,目前转型已基本到位,人员从8000人减至几百人,仅剩余存货和部分直营店。

逃离鞋业的同质化竞争,星期六算得上有勇气,踩上直播电商的“风口”,星期六也堪称及时。不过,当正式与鞋类销售相关业务及资产挥别时,当年从佛山走向全国时的筚路蓝缕,不知给踏上新征程的星期六可留下了足够的底气和智慧?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