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受舆论关注的直播妇科手术事件,暴露出了数字经济发展中的流量至上现象,而背后的监管困境和生态建设,更应该引起高度重视。

女患者到医院做妇科手术,当她躺在手术床上的时候,却没想到,隔着一道屏幕,成千上万双眼睛正在窥探她的隐私,原本最应该具有私密性、保护性的手术室,竟然成了直播现场。而罪魁祸首,就是这间手术室的一名男性麻醉师。

“想流量想疯了吧?妇科手术也能直播?”“缺了八辈子德!”“没有人性的医生!”“侵犯个人隐私,必须严惩!”……事件一经曝出,引发全网愤怒。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各种直播平台应运而生,网络主播这个行业也愈发火爆。由于直播行业的准入门槛低,导致从业人员素质良莠不齐,行业乱象时有发生。仅在医学领域,就有护士直播配药、直播给患者插胃管等事件,多次引发争议。直播中无底线蹭流量的问题日益严重。

“直播行业之所以一再出现侵犯隐私的乱象,从经济学逻辑上来说还是利益驱使,特别是在成本低、收益高的情况下,这种侵犯隐私的直播行为广泛存在。”国研新经济研究院创始院长、新经济智库首席研究员朱克力说,这里的成本低,是指为了博眼球而实施的违法成本、侵权成本低,收益高则是这些涉嫌违法侵权的行为在直播中受到的关注、带来的流量和转化的收益高。相比之下,要去防范和消除这类行为带来的不良后果和恶性影响,相关的维权成本、治理成本比较高。

“作为新业态新事物的直播行业近年来发展迅猛,监管治理和政策法规尽管紧跟其后,但还面临不少考验与挑战。”朱克力说。

中钢经济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数字经济智库高级研究员胡麒牧认为,新技术的进步,让直播的门槛大大降低,人人都可以进行直播,使得出现侵犯隐私事件的几率大幅提升,再加上行业监管长效机制还不够完善,客观上让一些不法分子有机可乘。“一些播主法治观念淡薄,价值观扭曲,为了博取流量,以他人隐私作为卖点获取商业利益。”胡麒牧说。

根据山东省日照市公安局东港分局的通报,警方是在接到群众举报后,对涉事医院相关人员进行调查,才将涉事医生厉某抓获的。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等待厉某的,将是法律的制裁。

但让人不解的是,像直播妇科手术这么恶劣的事情,为什么能通过平台的审核?这是不是说明,平台的审核机制已不适应当前的发展?

对此,直播平台公开回应称,直播过程中被多次警告及切断,随后被永久封禁。言下之意,似乎平台的干预已经算及时到位。但这样的态度显然不被网友认可:这种尺度的行为,还要“多次警告”,不该干脆点手起刀落吗?

实际上,作为一个以年轻人为主要用户的平台,直播平台对内容的把关尺度一直被认为相对宽松。尽管其审核有AI和人工两道筛选,但面对海量的内容,很难保证不出问题。

“一些平台没有尽到监管责任,片面地为了平台的活跃度而纵容一些不法行为。”胡麒牧直言,数字经济中很多商业模式的特点,就是通过流量变现来获取商业利益,因此流量在企业估值、投融资等活动中是一个占有很大权重的考量因素,难免有平台或企业的发展观出现扭曲,使得流量至上,导致一些反常现象出现。

朱克力认为,科技向善并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也不是一个想象的愿景,更不是要求平台抛弃对商业利益的正当追求,而是要通过理念的更新和规则的重建,让科技力量背后的平台运营者、使用者和相关方都能更有同理心和边界感,从而在商业价值和公共价值之间,作出真正向善向上的权衡,找到发展与秩序的平衡点。“对直播平台而言,由于其本身就是科技与文化的结合体,更要将公共价值置于商业价值之上,以自律自治为原点,告别流量至上的理念和相应的‘潜规则’,拥抱公共价值优先的理念和相应的‘明规则’。这才是科技向善、商业向上的真谛所在,也是直播乃至一切平台经济构筑未来竞争力的重要源泉。”

“直播行业追求流量的动机是自然而然的,划定边界才是对抗流量至上的关键手段。”工信部信息通信经济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表示,网络直播乱象的出现,主要问题还是缺乏明确的法律边界和道德边界。

截至2020年3月,我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5.60亿,占网民整体的62.0%。

当前,青少年已逐渐成为网络文化重要的消费主体和网络文化的生产者、传播者。《2020年全国未成年人互联网使用情况研究报告》显示,未成年网民达1.83亿、未成年人互联网普及率达94.9%,我国未成年网民日益呈现低龄化的趋势。青少年使用网络获取信息、拓宽视野、丰富生活,同时,一些低俗、庸俗、媚俗的不良信息也可能进入他们的视线,影响身心健康。

为此,中央网信办多次启动专项行动,着重整治网上历史虚无主义、涉黄涉非、涉低俗等有害信息,深度清理有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网络内容,查办了一批典型案件,网络空间明显净化。

近年来,除《网络安全法》《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基础层面的相关规定外,为了规范网络直播行业,相关部门还出台了《关于加强网络表演管理工作的通知》《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等一系列更有针对性的规定,对网络直播平台的行为规范和责任都进行了明确。

朱克力表示,不管什么样的平台,无论直播还是短视频,好的内容都是王道。而要构建起健康的生态,就得围绕和服务健康向上的优质内容,以此为基本内核来展开。“对平台而言,需要制定严苛的自律公约并不断加以健全,持续夯实平台责任,毕竟开放的网络空间不是法外之地;对政府而言,需要辅以包容审慎、合理有效的治理手段,让机器识别和人工审核相结合,加强内容监管和市场格局引导,进一步促进直播和短视频行业健康发展。除此之外,也离不开行业组织及社会监督,通过多方生态共治,使之导入良性循环的新轨道。”朱克力说。

胡麒牧也强调,一是政府监管,提供制度供给和执法保障;二是平台监控,从技术上实现内容管理和生态优化;三是直播人自律,树立健康的直播理念,三者缺一不可。

胡麒牧认为,除了形成一种协同治理的模式之外,对严重违反法律法规的主播,有关部门应依法开展联合惩戒,及时有效清除“害群之马”,守护风清气正的网络环境。

中国网科技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