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炒房热”也刮进了元宇宙。这种虚拟世界里的房地产交易在近期频频刷新价格新高,甚至超出了现实世界里很多大城市的实际住房价格,还有明星、地产大佬等参与,这股“炒房热”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12月9日,人民日报对此发表评论,谨防热到烫伤的风险!参与“元宇宙炒房”,究竟是财富机遇,还是被割韭菜?

近日,元宇宙虚拟土地尽相引得名人入驻投资,“炒地”金额也令人咋舌,元宇宙里的“房价”甚至高过了现实中,十分“魔幻”。

据《中国经济周刊》援引港媒报道,12月9日早间,香港房地产巨头、新世界发展集团CEO郑志刚宣布投资元宇宙虚拟世界游戏《The Sandbox》,购入The Sandbox中最大的数字地块之一,希望打造“创新中心”,展示大湾区新创企业的商业成功。据知情人士透露,郑志刚对这块虚拟土地的投资金额约为500万美元(约3200万元人民币)。

据悉,郑志刚将在这块虚拟土地上展示10家特色公司,包括诊断及基因检测开发商Prenetics、物流业独角兽Lalamove、科技配件品牌Casetify等,这些公司都与新世界发展和郑志刚的风险投资公司有连结或合作关系。他还表示,这些新创公司将推出NFT、身临其境的体验和娱乐。

11月28日,同样是在Decentraland上,另一块数字土地创纪录的以约243万美元加密货币售出,买家是加拿大上市公司Corp。旗下子公司Metaverse Group,这笔交易创下当时虚拟房产价格的历史新高,售价已经略高于现实中美国曼哈顿的平均单套房价。

两天后,另一家元宇宙平台Sandbox也不甘示弱,其平台上一块虚拟土地被以约430万美元价格售出,折合人民币约2730万元,顶得上北京顺义后沙峪一套别墅,买家是一家名为Republic Realm的元宇宙房地产公司,该价格再次刷新了虚拟土地的价格记录。

虚拟土地盛极一时,虚拟服饰、NFT头像等虚拟资产也热度不减。近日,虚拟游戏平台Sandbox Metaverse以149枚以太坊(一种虚拟货币)约65万美元卖出了一艘Metaflower超级游艇,这是该平台上迄今为止售出的最昂贵的NFT资产。

此外,据了解,2019年Nike品牌运动鞋就出现了《堡垒之夜》游戏当中,今年10月,耐克正在为各种虚拟商品注册商标,包括虚拟的鞋子和服装,似乎已经准备好步入元宇宙了;Dior和Gucci等时尚品牌也已经在元宇宙平台Zepeto上推出了虚拟服装系列。

在拥有这些虚拟空间或者说元宇宙“房产”后,你可以对它进行建设、装修,可以开设商场,可以用作博物馆展示虚拟藏品,当然也可以直接出租。这样来看,除了自己不能真实地居住在里面,元宇宙“房产”似乎是拥有真实世界中房地产的绝大多数属性,可以买卖、租赁、开发、建设等。

今年11月份,元宇宙房地产交易出现一次爆发。据Dapp()统计,在11月22日到28日的一周内,四个最主要的元宇宙房地产交易平台的总交易额接近1.06亿美元。

据福布斯报道,有建筑公司在元宇宙中设计一个项目就可以赚近30万美元。大小、位置和高度等指标也都会影响具体的价格。而这些虚拟房产依托于其所在的元宇宙,因此,元宇宙项目的知名度、发展的成熟度和社区的活跃度等因素也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其商业前景。

和很多虚拟资产类似,元宇宙“房产”同样存在安全等方面的风险。如果元宇宙没落,无人问津,或者是市场上的热钱消退,又或者是监管政策出现调整,都可能会对价格带来巨大的下行压力。

作为现实世界的刚需, “住”也延续到了元宇宙世界。进入元宇宙先买块虚拟地,成为一些人口中的“致富经”。

据外媒报道,基于以太坊区块链的虚拟世界Decentraland在2017年首次进行土地拍卖时,一些地块售价约为20美元,而仅仅4年后的现在,转手价格已经高达数十万美元。

10月28日,由天下秀开发的虚拟社交元宇宙APP——“Honnverse虹宇宙”开始内测,产品推出两周,预约测试人数已超过13万人。日前开放线上限量版虚拟房产的预约抢号活动时,因参与人数众多,服务器一度崩溃。

用户需要提前预约抢购虚拟房产,摇到号才可以进入游戏。从内测开始起,就有用户大量囤积房屋。虹宇宙世界排行榜第一名的“榜一大哥”名下房屋已经有100多套。

由于现在处于内测阶段,只有抢到房屋,才有资格登录游戏,有人为了进入游戏,在闲鱼上租用账号,价格是24小时5元。这还只是小钱。

值得注意的是,国内的虹宇宙当前是发行现成房屋,用户只能装扮房屋,国外头部元宇宙游戏平台是出售地块,用户可以自主在地块上建造房屋。

天下秀官方消息称,“虹宇宙”平台将总计发行虚拟房屋350000套,这些虚拟房屋根据P星球的不同地貌,共有六个等级房屋,共有13种房型,每种房型的发行量和稀缺度都不同,房子的等级从高到低分为SSS、SS、S、A、B级,级别越高越稀有。预计免费发放2万套。

虹宇宙P-lanet房屋等级及首批发行数量 图源:Honnverse 官方公众号

官方发布的房屋数量有限,这样一房难求的饥饿营销,直接导致闲鱼、微信和QQ社群里的虹宇宙虚拟房产交易热火朝天。

在闲鱼、微信和QQ群里,虹宇宙的房产“一天一个价格,三天就能翻一番”,当前最高级别SS级房产已经以1.8万元的价格成交。闲鱼上,以8000元成交SS级房屋的交易记录也不少。

另据《中国经济周刊》,11月21日,记者登录闲鱼APP发现,一套稀有度0.12%的虹宇宙“SS环海岛屿”虚拟房产,挂出的价格为10万元,下面有人出价12万元。更有用户挂出一套“地契编号前5”的“SS环海岛屿”虚拟房产,标价20万元,截至11月22日,共有3人“想要”。

12月9日,人民日报就元宇宙掀起的炒房热发表了评论《人民日报评元宇宙炒房:热到烫伤的风险得防 》。

文章中指出,虚拟房地产引来不少人抢房囤房。买地皮,买房屋,买物料,搞装修,等升值,再出售……虚拟房地产买卖,与现实生活中的房地产交易,在过程上大致雷同,只是所处空间不同、场景各异。不过,究竟是投机还是投资、是泡沫还是风口、是炒作还是趋势,仍需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新事物必然带来各种各样的新认识。对于“元宇宙炒房”,如何界定性质、如何预估走向、如何看待趋势,人们的看法千差万别。有人视为机遇,认为是未来的“财富密码”;有人感到魔幻,“肉身还没地方寄托,就开始精神造房了”;有人参与投机,“如果能涨到几百万,就把它卖了”;有人视为炒作,“制造轰动性传播效应,以吸引投资者”;有人充满期待,认为这类房产具备交易和流通属性,有升值空间;有人不免担忧,恐其暗藏“击鼓传花”的骗局……凡此种种,每种观点都犹如多棱镜的一面,还不足以呈现全貌。或许,还需要让子弹飞一会儿,在更长时间段内,才能观察得更清晰、理解得更深入。

当前,元宇宙及其相关应用场景,还处在发展的最初阶段。这是围绕相关话题展开分析与讨论的基本前提。特别是作为一种产业的元宇宙,虽然存在无限可能性,却更存在诸多不确定性。不管是丰富概念还是开掘延伸、不管是发展产业还是市场投资,仍是基于技术、构想与需求的探索尝试。这是一个渐进式发展的过程,从虚拟到真实,从看得见到摸得着,还有不小距离,不妨冷静三思,谨防热到烫伤的风险。

新的事物也必然伴随新的风险。目前,“元宇宙炒房”往往基于NFT(非同质化代币)进行。从这个意义上说,虚拟房地产交易,存在“炒房”又“炒币”之嫌。

有专家指出,NFT投资市场存在交易平台的合规风险、发行方是否构成发币行为的合规风险、购买方再售时是否有流动性风险等。与此关联的“元宇宙炒房”,也存在产品金融化倾向及暴涨暴跌、炒作欺诈、非法集资、赌博洗钱等风险。更重要的是,我国对NFT的法律性质、交易方式、监督主体、监督方式等,尚未明确;一些其他形式的虚拟资产交易行为,在我国及其他很多国家都未受法律支持。其实,任何创新产品的价值增长,都应建立在安全的市场环境、正常的金融秩序中,意识到并防范住潜在风险,才有助于引导行业健康发展。因此,新事物的超前发展,既不能无界也不能无序,既需要包容也不能纵容,应该鼓励监管走在创新前头。

参与“元宇宙炒房”,究竟是财富机遇,还是被割韭菜?目前,号称元宇宙的虚拟世界产品很多,任何一家公司只要出现衰退,投资者购买的虚拟产品必将血本无归,这类教训在游戏道具交易史上比比皆是。“元宇宙炒房”是阿里巴巴的山洞还是潘多拉魔盒,我们不妨且行且看。不过理应清醒的是,置身虚拟空间,锚定赚快钱的投机,有可能是一戳即破的“泡沫”。说到底,新概念及其产业的成熟,仍需要一砖一瓦建造出来,有了技术的发展、现实的支撑、规则的约束、共识的凝聚、观念的进步,才能真正行稳致远。

每日经济新闻 综合自《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郭霁瑶 崔晓萌)央视财经、人民日报、齐鲁晚报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