讯】或许很难相信,乒乓球在巴西已经成为了最普及的休闲运动之一。基本上每个学校、每栋公寓楼、每个沙滩房都能看到乒乓台的影子。对了,很多家庭也会购置一个乒乓台,供孩子们玩乐。

世界各地的朋友告诉我,巴西人的乒乓技术在他们国家能排名前列。在欧洲,最顶尖的普通玩家当然来自于中国和其他东亚国家,第二集团则由瑞典、德国和巴西瓜分。在南美洲,我们的水平首屈一指,远远领先于近邻阿根廷。

当然,我们的水平仅仅停留在普通玩乐级别。我们打乒乓不是为了在奥运会披金斩银,事实上巴西很多职业选手,或许连中国普通群众也打不过。

我们可以先追溯一下历史。最早发明乒乓球的是英国人(英国几乎发明了大部分现代运动,但没有一项首屈一指)伊沃·蒙塔古,他本身是一位伟大的乒乓球手,兼电视制片人。最初制定乒乓球规则的初衷,是为了帮助大批在生产线前劳作的工人阶级,在工作休息间隙,放松娱乐。乒乓需要的空间有限,适合摆放在工厂休息室。而且这项运动的互动性强,硬件设备要求又相对较低,非常符合蒙塔古心目中对于价值观的描述。

所以乒乓球从发明开始,就带有较强的特色。第一个将乒乓球价值观发扬光大的是中国:预见乒乓球有成为全民第一运动的潜质。根据我手头的资料表明,他将教练员派遣至全国各地,搜罗高水平年轻选手,为中国乒乓球运动构建出了第一套完整的体系。如今中国在乒乓球领域的霸主地位,仍在从中得益。

乒乓最早传入巴西,是在1910年左右,几名英国游客成了这项运动在巴西的第一批传教士。和大部分舶来品一样,乒乓在巴西也迅速融入了本土特色——无关胜负,玩乐为重。历史上,它从未像足球、排球或者武术那样,受到过政策扶持,乒乓在巴西是一项单纯的全动。

我一度以为,乒乓在我们巴西的受欢迎程度不及网球。但我在巴西网球协会担任高层的哥哥却说,乒乓球比网球的普及率要高得多。因为网球在巴西的主要受众,仍集中于精英阶层。巴西网球仍需要更多像玛利亚·埃斯特·布埃诺以及古斯塔沃·库尔滕那样的选手,来展现其平民的一面。

目前,国际乒联正在努力推广一项更普及的简易乒乓。即用不带胶面的乒乓板,和分量更重的乒乓球,让群众在室外也能享受乒乓的乐趣。目前在巴西许多海滩,你都能看到简易乒乓的影子。

事实上在英国部分城市,简易乒乓已经取得了很大成功。以东米德兰首府诺丁汉市为例,市中心各处都能见到乒乓台,它们为上班族和青年学生,提供了一个随时随地来上一局的放松机会。就我个人体验而言,乒乓球的材质和重量仍需有改进空间,因为巴西沙滩边和英国一样,风力较大。

在巴西,和乒乓球处境类似的是羽毛球。这是一项纯粹的休闲运动:百姓基础雄厚,但缺乏高水平竞技选手。这项运动的普及,主要是因为巴西本土有一项类似的运动:Peteca (板羽球)——和大部分巴西运动一样,板羽球的规则有时非常模糊。

此次奥运会,中国共派出6名顶尖乒乓球选手和15名羽毛球高手。与之相比,巴西仅有4名运动员参加乒乓球项目,至于羽毛球比赛,只有2人。但这不妨碍巴西观众在乒乓球和羽毛球馆内积极踊跃的自娱自乐。

因为我们尽管平日里,都会来上两拍,但真正见到高手的机会却少之又少。一位服务于乒乓馆的志愿者告诉我,他今天和马龙来了一张自拍,回家后他准备把照片打印出来,贴在家里的乒乓房内。

这让我想到了那些曾将足球明星海报贴满整个房间的足球少男少女,其中也包括我。

*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MBAChina立场。采编部邮箱:,欢迎交流与合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